雷晓晓啦啦啦啦啦

跳墙只在一瞬间,少女们关注还是要谨慎哦.๛ก(ー̀ωー́ก)

[魏白]一分为二(中)

上一篇有个巨大bug,在此致歉.
人数问题是我的锅,所以上篇其实只消失了甄公爵的人格,就不改了。
cp是魏管家和白邮差.ooc重灾区.
以及我对不起别的npc.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那种高级文风但我写不出来,所以小学生文笔.
请看到最后,我又要准备点梗了。
明天完结没有问题。

03.

会是谁。

他到底会是孤儿院里的哪个孩子。

是那个因他被丢弃而病死的院长儿子,还是那个被自己推出地窖的两个人之间的一个?抑或是,那个被自己诬陷,但依旧护在他面前的那个小胖子?

可是,在自己的记忆里,他们都死了。

连院长都是自己醒来之后杀的。

魏管家为什么会知道?他到底隐瞒着什么秘密?

这里究竟是哪里?

白邮差皱着眉头,看着这偌大的房间。柴火充裕,却莫名透来一股寒意。

手铐的链子不够长。白邮差只能挣扎着把自己挪向窗户,用脚勉强拉开一点窗帘,看向窗外面的世界。

外面依旧是白雪皑皑,没有一丝温度。如果贸然逃跑,自己死的可能更快。

白邮差尽量把窗帘恢复原状。然后躺回床上。

看来首要任务是有机会把手铐解开。白邮差想。

魏管家今天来的似乎比原来晚了一些。

“你的手怎么了。”白邮差看见魏管家的手被绷带缠住了,不由得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“做饭的时候烧坏了。过几天就好了。”魏管家倒是不以为意。

“原来都没见过你烧坏了手。”白邮差看着自己的餐盘,“疼么。”

“疼啊,都要疼哭了。”魏管家凑过来,从后面抱住白邮差,轻轻亲着他的后脖颈。

“让你不小心。”白邮差暗自白了他一眼,“今天厨艺整体水平都下降了。”

“嗯。”魏管家轻声道。

“鬼夫人最近和你怎么样了?”白邮差放下餐具。

“她死了。”魏管家的声音平静无波。

“你没跟着保护她?”

“因为是我杀的啊。”魏管家笑道。虽然还是那个傻乎乎的微笑,但是这种微笑配上这样的话,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。

白邮差一瞬间愣住。他没想到魏管家会把真相告诉他。

“没关系的,白白。”魏管家从后面掰过白邮差的脸,亲吻着他的嘴唇,“我们早晚都会走到这一天的。”

“那你会杀了我么。”白邮差把魏管家扑倒在床上,俯视着他。

“不会。”魏管家闭上眼,近乎虔诚地凑上去亲吻白邮差的下巴,“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

“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会为你付出一切。”

此时恐怖童谣再次响起,房间里的两个人却都没有心思去在意它了。

“一个两个三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“四个五个六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“七个八个九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……

“还有七个小朋友,还有七个小朋友。”

04.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白邮差暗暗留心了恐怖童谣的歌词。

“还有六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“还有五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“还有四个小朋友……”

等到还有三个小朋友的时候,魏管家突然说自己要出门一趟。

“这可能需要很久。”魏管家抱着白邮差,依依不舍,活像个大金毛。

“我给你留好了干粮和水,过了这几天等我回来,给你做好东西吃。”魏管家道。

“行了行了,你快滚吧。”白邮差已经习惯了被铐住的日子,推开自己肚子上还在蹭来蹭去的脑袋。

“我会想你的。”魏管家信誓旦旦。

“你又不是不回来!”白邮差瞪他,“就那么几天。”

“万一,我遭遇不幸了呢。”

“那我就饿死了呗。”白邮差道,“算是殉情了?”

“白白你别死。”魏管家急忙道,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
终于送走了魏管家,白邮差在心中算了算时间,觉得魏管家应该走了很久,这才默默下床,在床底的木板缝间掏出一片锡纸来。

上面还残留着些许油渍,腻乎乎的。

没办法,这是他从自己餐盘里“偷”来的。

非常有水准,魏管家至今没发现。

白邮差用自己熟练的开锁技巧打开了手铐。重获自由的感觉真的是非常好。

不过他现在还不能直接离开,外面依旧暴风雪肆虐,他得先做些准备才行。

这是白邮差第一次走出这个房间。

走廊里的壁纸有些已经脱落了,墙壁上还长了不少黑色的霉菌。地面薄薄地结了一层灰,但是可以依稀辨认出某些地方干净很多,应该是魏管家和餐车轮胎留下的。

白邮差小心翼翼地踩着这些干净的地方走,七拐八拐,终于看到前方走廊的尽头,铺着红毯。这证明,自己应该到了甄公爵居住地的附近了。

白邮差也没怎么进来过甄公爵的房子,只记得怎么从后门偷偷溜进魏管家的房间了。

虽然后来也记得蓉大小姐的房间在哪了。

他慢慢走着,来到大厅,却发现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。

难道是魏管家?他没走?白邮差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,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。他想跑,但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也看见了他。

“你没死?”听起来倒是比白邮差还惊讶,不过应该不是魏管家。

白邮差这才大胆地走过去,发现是何律师。

不过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谁死了?

“你应该已经死了。”何律师扯过毯子盖住自己的腿,这才道,“在这里,你被蓉大小姐杀了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白邮差一脸迷茫。

“我从不撒谎。”何律师看着白邮差,“不像你,骗子哥哥。”

白邮差听到这个称呼,一下子站了起来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是甄公爵。”何律师非常淡定,“魏管家也是,就连你,也是。”

“我听不懂。”白邮差觉得自己大脑有些跟不上节奏。

“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何律师叹了口气,“那坐下吧,我慢慢跟你讲。”

tbc.

是的我250粉了.
有没有简单点的梗,我要开学了.我要学习,我爱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!
以后平均50粉画两个,200粉没点梗,所以这回搞4个。
150粉剩下的梗...我还没画.别打我.
(๑•́ ₃ •̀๑)我爱你们。
比心!

评论(5)
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