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晓晓啦啦啦啦啦

跳墙只在一瞬间,少女们关注还是要谨慎哦.๛ก(ー̀ωー́ก)

[魏白]一分为二(完)

嗯!全文放完了.强行he。
什么推理什么逻辑在我这种小学生文笔下都是不存在的。全是瞎写。
魏管家和白邮差两个人,重度ooc.
前文请戳头像。
依旧超级对不起其他人.
๛ก(ー̀oー́ก)

05.

“所以,我们只是甄公爵的几个人格。”白邮差有些不敢相信,“我杀了甄,而蓉作为第一个觉醒者杀了我。真正的我们,早就死了?”

“是的。”何律师点点头。

“在推理你的死因的时候,我们全部成为了觉醒者。每个人都想获得甄公爵身体的掌控权,但是这样就免不了杀戮。于是我和福尔摩撒提议,每人轮换离开这个房子掌控他的身体,而且只能有一天。”

“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这微妙的关系。直到有一天,童谣里突然传来有七个小朋友的消息。”

“不算我和甄公爵,原来你们只有六个人。”白邮差接话道。

“而那一天,估计就是你在这个房子里醒来的时间了。”何律师道,“当时我们觉得很是奇怪,多出的那一个会是谁。”

“但是没过多久,蓉大小姐就突然显现出怀孕的症状。我们就怀疑是不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,童谣才会改歌词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白邮差道,“歌谣没有一次减少两个的情况。”

“后来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。”何律师叹了口气,“可是已经晚了。魏管家已经明着暗着杀了所有人,只剩下对他来说最没有战斗力的我了。”

“还有我。”白邮差内心很是复杂。

“他把你藏的很深。”何律师说,“你要知道,甄公爵有一个心理医生帮他治疗自己的人格分裂。所以我们每个人格出去的时候,都会被灌进一种药物。这会让我们所有人的身体慢慢衰弱,削弱我们的生命力,最后会只留下一个足够压制所有人格的主人格。”

“但魏管家在一段时间后应该停止了摄入药物。”

“他被选为主人格了。”白邮差推测道。

“不,医生的首要人选是我。”何律师道,“所以我在剩六个人以后的日子里很少回到这。但当我今天回来的时候,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,只剩魏管家一个人。”

“他今天代替你出去了。”白邮差道,“他是打算在回来之后杀了你的。他要成为那个主人格。”

“是的。我的生命可能也要到头了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不杀了我。”白邮差又问。

“为什么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何律师道,“你看,我这里有一把刀。如果你杀了我们,你就是主人格,用着甄公爵的身体可以愉悦地过着下半辈子。而即使你放过我们,医生也会通过服药把除了主人格以外的我们慢慢杀死。”

“你自己选一个吧。”


06.

魏管家回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保护好的小邮差不见了。

他跑到大厅里,看着在那里好整以暇坐着的何律师,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“你找到他了?”魏管家掏出枪,枪口抵上了何律师的额头,“你找到他了?”

“你是怎么复活他的。”何律师也不慌,“还有,你把他藏在哪?”

“他在哪里?”魏管家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揉碎了,“他还活着么?”

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他是我分裂出来的人格。”魏管家道,“完完整整,重新分离出来的。”

“你不仅没有吃药。”何律师沉声道,“你还找了另一个医生帮助你分离人格。”

“没错。”魏管家很痛快地承认了。

“疯子!”何律师骂道。

“我确实是个疯子。”魏管家道,“但比起失去他的痛苦,我宁愿发疯。”

“我把他藏在甄公爵唯一的安全屋里。在那里,没有人可以找到他,只要他不出那个门,连医生都不会发现他的存在。”

“好了,何律师。现在告诉我,他在哪?”

“我在这。”白邮差还是选择从藏好的角落里钻出来。

“白白。”魏管家丢下枪,猛地冲过去抱住了白邮差,“你还在。”

“我没有走。”白邮差拍了拍魏管家,“暂时没有。”

魏管家这时才发现,自己的腹部被一把刀狠狠贯穿。而白邮差只是擦了擦手中的血,表情冷漠至极。

“白邮差……”

“我哪是白邮差啊,我是小骗子啊。”魏管家眼前那人忽然笑了起来,明明那么好看的笑容,却让他觉得自己被硬生生地撕裂一般。

“把我囚禁,不让我出现在外面,然后就不会被医生针对治疗?”白邮差蹲下,看着倒在地上的魏管家,脸上尽是嘲讽的笑,“然后呢,等不需要医生的时候,你用着甄公爵的身体,再偶尔回来看看我这个孤寡人格呗。”

“你说你是聪明还是傻。”白邮差拍拍魏管家逐渐苍白的脸,“你觉得不放我出去,我就不会受到伤害了,就可以二人世界双宿双飞了?”

“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只想拥有一个高贵的出身,用不完的钱,和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环境呢。”白邮差又道,“而不是你。”

“骗子的生活里不需要任何人,只有自己,你知道么,傻孩子。”白邮差捧起魏管家的脸,轻轻亲吻着他脸上的水渍。

咸的,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。

“我知道。”魏管家说话声音很是虚弱,他闭上眼,努力挤出一个微笑,“可我就是愿意被你骗。无论是小时候,还是现在。”

“我是不是主人格无所谓,我只是想拥有主导权,可以护住你。”

“我爱你,所以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会为你付出一切。”

07.

“请问您现在是谁?”

男人睁开眼,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一副很是新奇的样子。

“甄公爵?魏管家?何律师?”桌子对面的另一个男人试探着喊出几个名字,“您听见我说话了么?”

“我在。”男人这才回过神来,笑了笑,“我是白邮差。我把他们都杀了,才能出现在这里”

“好的……话说好久都没见过您了。”

“蓉大小姐说过她杀了我嘛。”白邮差笑道,“只不过我没死,一直藏在幕后,最后才有机会把所有人都杀掉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医生说,“请您再喝下这瓶药剂吧,我们还需要唤醒其他人格。”

白邮差一饮而尽。

“请问您是谁?”

“白邮差啊。”男人笑道,“我都说了,只剩我一个了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医生掏出病历本,在上面写下一行话。

“人格疑似统一,何律师人格丢失,魏管家人格丢失,出现白邮差人格,建议进一步观察巩固治疗。”

08.

甄公爵的房子外面暴风雪依旧肆虐。

恐怖童谣依旧环绕着整个房子。

“一个两个三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“四个五个六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“七个八个九个小朋友……”

……

“还有两个小朋友,还有两个小朋友。”

“一起手拉手玩雪球……”

白邮差推开甄公爵家300个房间门中的一个。

“等过两天等这个医生走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”

“到时候你得给我做好吃的。”

“快点醒过来,好不好。”




“好。”

End。

应该可以看懂吧...
不过无论如何!
❤๛ก(ー̀ωー́ก)爱你们!

评论(12)

热度(93)